<form id="fdbxh"><span id="fdbxh"></span></form>

    <form id="fdbxh"><form id="fdbxh"><th id="fdbxh"></th></form></form>
        <em id="fdbxh"></em>
        
        

          <em id="fdbxh"></em>

          <em id="fdbxh"><span id="fdbxh"></span></em>

              我 的 马 叔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21-12-22?【字体:

              尹恒泽

                  “丫头,这几天适应得怎么样啊,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地方?”

                  “丫头,这里的饭吃得习惯不,那大米饭可以不?”

                  “丫头,咋了呀,感觉脸色不太好,身体不舒服吗?”

                  “丫头,得多吃点肉,哪能光吃菜呢!”

                  叫我“丫头”的这位,是一位年近六十的瘦高长者,是财务部唯一一个没有佩戴金框眼镜的人,我们都亲切地叫他“马叔”。

                  他面目白皙而和善,总是露出一副笑眯眯、喜滋滋的表情,仿佛于他而言这世上没有什么事算得上是烦恼。每次看到他的笑脸,每次听到那句“丫头”,我的心情就会莫名舒畅起来。他走起路来风度翩翩,讲起话来不紧不慢,颇有儒者之风。而且他那几身雅致的半旧衬衫,总使我联想起民国时期端庄肃雅的深刻学者。

                  他的名字并不特殊,但却名如其人,“文祥”:文质彬彬,自带祥瑞。他第一次介绍自己的姓名,是在我刚到项目时的那次迎新宴上。当时,听到他是财务部部长时,内心还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也许是我的刻板印象,总觉得跟钱打交道的人身上或多或少会沾点那种商业气息。可与我预期相反,马叔讲起话来,涵养深具,而且颇富哲思。优雅的谈吐与深刻的洞见总让我恍恍惚惚间想到以前高中的语文课老师。马叔看上去书生气十足,内在里却是一名铁道兵,哪怕快六十岁了,也还能从他身上看到曾经军人的影子,吃过苦也能吃苦。

                  前段时间,我们要去工地做后勤组,听办公室的姐姐说,马叔一听人手不太够就立马跑过来帮忙了。在活动开始前的一个多小时,大家戴上了安全帽、穿上了工装,站在工位上准备就绪。可我们低估了重庆这个“火炉”,哪怕是站在棚子下,没有被太阳直晒,一抬头也是睁不开眼。努力挤出条缝往远处看,却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太阳光的热量一圈一圈的晕开,晒得头昏眼花。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都能看到空气中的热浪,连树丫好像都有些无精打采。我们有五六个人,除了马叔外都是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也不例外。从口红色号谈到日常穿搭再到工作琐事,无论讲得多热火朝天,没几分钟都要岔开话题感慨一下“这天真热、这太阳真毒!”不一会儿,每个人身上的工装都印出了片片汗渍。

                  当我们七嘴八舌地懊恼太阳的毒辣时,却看到马叔笔直地站立原地,脸和脖子都被晒得像煮熟的红皮花生,流下来的汗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光,但我们却没听见他抱怨过一句“天太热”。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也只是随手抹掉滑落的汗珠,脸上依然是春风般温和的笑容。

                  一位姐姐走过去,关切道:“马叔,天这么热您还来帮忙,真是辛苦了,我去给您找个椅子、风扇来吧!”

                  马叔笑着摆摆手,道:“别别别,不需要,这算什么苦啊,只是晒晒太阳出点汗罢了,隧道里面的一线员工才是真的在吃苦呢!”

                  正巧从白马山隧道口里走出来一位工人,听到此便打趣道:“马叔可是老铁道兵呢!吃的苦不比我们少!”

                  这件小事使我意识到:马叔是一名退伍兵,曾经是一名“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风餐露宿、沐雨栉风”的铁道兵战士,哪怕年近退休、颐养天年之际,也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虽然摘下了领章,脱下了军装,但从未了却军人的情结,从未褪去军人的理想。不管干什么工作都不懈怠,不会因为自己的年纪、自己的老兵身份而自傲,刻在骨子里吃苦耐劳、永不屈服的韧劲更不会随着岁月的延申而消失。

                  后来慢慢接触,我更了解到马叔在部队服役的时间是三年,集体转业后又立马投身工程建设,把大半辈子都献给了公司,勤勤恳恳工作近四十年。从1984年的五处二段项目部到2021年的渝黔7标项目部,他参与了十几个项目的建设。

                  在聊天时,马叔对我说:中铁十一局的前身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一师,曾先后三次出国参加抗美援朝、援越抗美、对越自卫反击战。每一名铁道兵都知道自己肩上所担负的责任是多么重大,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可以凭着肉体凡躯,在枪林弹雨中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风餐露宿、沐雨栉风,用最短的时间抢修最长的铁路线,冒着敌人的炮火、抱着必死的信念,用血肉之躯架起了一座座桥梁……他说的每一个字每句话都仿佛带着力量,一下一下地砸在我的心头上。

                  “那您觉得,那时的铁道兵精神还适应现在的和平年代吗?”面对我犀利的问题,马叔沉默了一会,笑着说:“丫头,你刚参加工作没多久,你是不知道这个行业的艰辛。如果心里没点儿信念,是坚持不下来的。”是的,正如马叔所言,任何一个年代,无论是战争还是和平,铁道兵精神永远适用于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现如今奋战在中国基建事业前沿阵地的一线员工们,就是新时代的铁道兵。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工程就是新一代铁道兵精神的完美体现,他们克服了高原缺氧,攻克了种种技术难关。我默默回答自己,这难道不是新时代铁道兵精神的体现吗?

                  正如马叔所期望的那样,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新一代铁建人要秉持和发扬铁道兵“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与时俱进。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职场上,铁建人永远都会把“不畏艰险、勇攀高峰”立于一举一动之前,大力传承铁道兵红色基因,积极弘扬杨连第“登高精神”。

                  “趁年轻去吃苦、去拼搏,等年老时,回忆里满是骄傲,这是别人给不了的。”马叔这句从心底发出的感慨准确描述了他在工作生活中的原则——学会吃苦,吃苦是福!

                  马叔,这位和蔼可亲但有着铮铮铁骨的长者,是一名光荣的铁道兵战士,更是一名优秀的铁建职工。虽相识不久,但我却深深地敬爱着他。也是因为他,我更进一步地认识到:作为一名铁建职工,要像他一样用自己的责任、坚守与担当,诠释铁道兵精神的意义和价值。


              作者:重庆市武隆区 中铁十一局五公司渝黔7标铁路项目


              亚洲国产精品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