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dbxh"><span id="fdbxh"></span></form>

    <form id="fdbxh"><form id="fdbxh"><th id="fdbxh"></th></form></form>
        <em id="fdbxh"></em>
        
        

          <em id="fdbxh"></em>

          <em id="fdbxh"><span id="fdbxh"></span></em>

              清明清风寄思念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22-04-07?【字体:

              杨 洁

                  斜阳下,我正对着院子里那几树繁花坐下。春风卷着几瓣樱花顺过头顶,滑过肩头,沿着我的手指,落在散开的记事本上,为我未完的文字点缀上爱的感叹号。看着花开花落满园春色,那一刻,回忆值瞬间被拉满,整颗心开始狂跳,思念涌上心头。

                  原来,清明将至,空气中已不知不觉间弥漫着感伤。此刻,父亲该正是着手扫墓、怀着思念虔诚的心去看望他的父亲——我的爷爷。

                  我想,在另一个世界的那个和蔼的老人是不是依旧端坐在田边,忍者手掌因为拿斧头劈柴而碰出的伤痕不喊疼,手指间夹着老汉烟坐着注视着远方,不知是等待父母回家还是思念自己在远方的子孙。一直守望着……

                  在爷爷生前,我只觉得清明扫墓是一种习俗,因为冰消雪融后,红花绿叶漫山遍野地点缀着光秃秃的黄土山坡,温暖且明亮,并未觉得叩拜之间的伤感。

                  爷爷走后,我才明白清明的哀伤是一种寄托,因为一草一木的摇曳生姿,都牵动着一个个思乡人的多愁善感,不经意却印刻心底,花飞柳斜之间都是思念。

                  门前的杏树是爷爷栽的,山腰田间的柳树也是爷爷栽的,家里的一树一木,都有爷爷的影子,那一圈又一圈的年轮,转过我的成长,也转过爷爷一生的年轮,唏嘘又心疼。

                  晚春,遂想起家门口小道上遍地的垂柳,想着风随心舞蹈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的我和年老的爷爷。仿佛这清明前后的柳条,传递着逝去人的思念和祝福。冰雪消融后的黄土地,经过杏花春雨的温柔爱抚,干裂的寸寸肌肤逐渐愈合,思念一点点蔓延。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电影《寻梦环游记》里的这句台词治愈了太多失去过的人。滴答滴答的时间,永远是那么不近人情,总是一直往前走,不管思念,不顾伤悲。

                  1994年的秋天,爸爸抱着襁褓中的我,开心地自我介绍道:“这是爷爷,叫爷爷。”那时候的我,不明所以但眼睛在笑。

                  2017年的夏天,爸爸望着泪眼汪汪的我,悲伤地呼喊着“爸爸再也没有爸爸了。”那时候的我,不知所措却撕心裂肺。

                  《时光倒流的女孩》中,去了另界的人,从年老变成婴孩,记忆一点点流逝,慢慢卸下身上的枷锁和烦恼,从不舍到平静,从平静到思念。我相信,离开的人,总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并且陪伴他爱的人,思念的人,一定还会在某一刻,以温柔的姿势拥抱你,和你重逢。

                  故乡的山,自由的风都寄托着我的思念。为了寻找我思念的在遥远地方的人,我把思念刻进一树一木中,任由晚风轻轻吹过耳畔,带来远方的消息,犹如在耳边不断地私语。

                  我当春风是思念的信使,落笔,写下我的从未遗忘,寄一束思念给另一个世界我所爱的老人。


              作者:湖北省黄石市 三公司黄石有轨电车项目


              亚洲国产精品动图